初到日本的囧事

接到长宁桑消息,遵命写「初到日本的囧事」。这种事,我还是很擅长的嘛。赶紧把小本本找出来,看当日都遇到了啥。

初到日本

接到长宁桑消息,遵命写「初到日本的囧事」。这种事,我还是很擅长的嘛。赶紧把小本本找出来,看当日都遇到了啥。

说走/就走

24号平常的下午,春寒料峭。打点好送朋友的清明节青团子,放在他家楼下。没有道别,背上包就走了。

这次的目的地是关西。听了一学期日本史,终于没有忍耐住对京都奈良的好奇心。

囧事/初遇

开头都这样写了,应该继续保持优雅才对!不不不,不存在的。走出机场,开启日语蒙圈模式。事实证明蹩脚英语加「そか」加手舞足蹈大概是可以活下来的。找路途中遇到漂亮的小姐姐,说一口漂亮的英语告诉我电梯在哪里,默默忏悔嘲笑日本人英语是不对的。不过有时没有那么好运气:大伯笑憨憨听完我水杯不见了的申诉,飞一般蹦出一串听不懂的话,留下我愣着不知如何回应,老脸一红想着「算了水杯不要了」落荒而逃。

京都/之行

去往京都的电车上,列车员穿着制服,还戴着平顶的帽子,像回到了明治时代。一路上「春木」「羽衣」「泉大津」地名都很好听。晃到京都站,发现正好有「天满宫」的市集,便立刻奔去祭拜道真公。啊,就是极聪明的菅原道真呀!这一趟来值了,美滋滋。

九曲/十八弯

当我在一路整洁安静的民居中发出由衷的赞叹时,某度地图慷慨地将目的地标在了不远处的一片空阔土地上,并贴心提示了九曲十八弯的路线。天空如此湛蓝,鸟鸣如此幽静,下午是如此轻盈愉快。直到在路牌的一堆假名里依稀辨出前方大概是个郊区公园,才倏忽意识到「上当」。这里并没有什么天满宫。天满宫在九曲十八弯外面。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转角一家拉面馆,排出九文大钱,先垫肚子再说。拉面是真的好吃。

天满宫/御守

终于走到了熙熙攘攘的天满宫市集。卖东西的地方,小东西琳琅满目,吃的也飘出香味来。步道上花枝初展,拍照的人很多。进到神社里,观察人们如何参拜。老太太猫腰掬水漱口,又细细洗一洗手,样子很可敬爱。大家排队到殿前,摇铃,合掌,鞠躬。中年男子鞠躬毕恭毕敬,一看就极有经验,年轻人就随便很多。

我的注意则在旁边求御守的屋内,穿白色衣裳、头系红绳的姑娘好美。虽然她一手点钞票,一手给出塑料包装并不十分精美的御守(大概和国内小商品市场的产品差不多),可是她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太恬静,恍惚有一种圣洁的美丽。

于是我求了一个御守。

日本/归来

回来时,还在楼下,我把天满宫的御守给他,「道真公保佑你考试顺利。」他说:「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你居然去了一趟日本。」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