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石料理和豆腐汤

不过本人也是学生党,肯定吃不起很高档的料理,只是聊堪过瘾而已啦。文末才是本人钟爱的——豆腐汤。

本文乃是为怀石料理卖一波安利。

不过本人也是学生党,肯定吃不起很高档的料理,只是聊堪过瘾而已啦。文末才是本人钟爱的——豆腐汤。

如果您打算去吃怀石料理:首先,需要一些储蓄。为了不至于在看到菜单时因荷包欠肥而掣肘, 货比三家是实在的做法。挑一家风评不错的馆子,当然,佛系决定法也是可以的。毕竟附庸风雅的事情,不需要时刻服膺资本主义逻辑。

其次,和叽叽喳喳的朋友达成战略共识,务必在踏入店门的一刻起,一起做出深沉懂行的样子:不说话。点头喝茶,抬头微笑,差不多就可以了。稳住!别慌!惊乍浮夸会被惊为天人。

再次,最重要的是保持悠闲的心情。因为一道一道一道的料理会一道一道一道地端上来,间隔的时间足以把每一味食材的典故想个遍(搜肠刮肚,一片空白)。万不能咀嚼太快,仓促吞咽只会辜负大厨苦心孤诣地摆盘,并赢得侍者困惑的目光。作为有品味的食客,你需要做的是咂摸,细咂摸,细细咂摸,直到分辨出晚春和立夏的细微差别(分辨不出来也不要紧,可以在想象中分辨一下。不要放弃努力,不然只听到肚子咕咕叫了)。

所谓「怀石料理」,据说是僧侣们发明的抗饿办法,传闻抱着石头会有饱腹感(或许可以成为新的节食秘方?),虽然宴席上不会真的要求抱着石头,但每一道料理的分量都是迷你级的,生怕你吃饱。生鱼片指甲盖大不是店家吝啬,他是在向你展示刀工,请在这方寸之间品味鱼肉的自然鲜美吧!(Emmmmmm)杯盘繁琐也不是买不起景德镇套装大碗,只是在刻意营造「一切经过精心搭配」的分寸感。每一次端盘子放碟子都是在催促你打开美食滤镜,这种时刻最适合票圈发图了!

票圈发图指南:集齐全套流程发九图,上善。不要露脸,露脸也要低眉垂目+人像模糊处理。配文最好是禅偈,次之和歌,次之汉诗。有灵感时,自己写一句没头脑的也成,比如:「此日怀石」。加句号。虽然我也不知道要表达啥意思,但看上去比较有格调。

等炸鱼和汤(好吧应该是有高雅名字的,我忘了)差不多都完了,最后小银碟子里的甜点也吃完了,就可以愉快地告辞啦!保持礼貌和矜持,道谢,微笑。出门赶紧搜一下附近有没有麻辣小火锅。

怀石料理

豆腐汤

对了还有我的豆腐汤。理想的美食场景:一个寒雨霖霖的傍晚,在公交车上看着窗外天色渐暗,直到雨水中漆黑一片,意识到自己坐过站了。下车时不知身在何处。忽见马路对面一盏灯,一户人家。打伞过去,敲门问返途的公交车,发现原来是做豆腐汤的店。收伞换鞋,在日式隔间内坐下:既然有缘,不如在这里吃一碗豆腐汤吧。

我要赞美豆腐:温柔地躺在清水里,飘着的几绺青葱,把豆腐衬得那么白,那么嫩。最漂亮的是,筷子一夹开,一股清纯的豆香悠悠而来,让你觉得超市里速冻豆腐大概都是塑料做的吧,怎么可以有豆腐这么——这么像豆腐。想把土地、阳光、种子、雨水、磨豆石、掌勺大师傅,还有那辆鬼使神差的公交车挨个赞美一遍。这个时候雨水啪嗒啪嗒地落在窗下,你在温暖的屋内欣赏墙上一幅有些久远的画,想着画里的掌勺师傅是在给哪个时代的人做汤呢?不像明治,该是江户吧?

对了那家店好像叫「染屋宗兵卫」,公车站是「嵯峨释迦堂前」,从京都站坐车可达。保持神秘,就不放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