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日本的那些事

2016年,平安夜的晚上,刚到日本不到2个月的我独自一个人坐在床边。不宽敞的房间里只有调成夜灯节能模式的昏暗灯光和一部开了又关的手机屏幕亮着。
 
反反复复刷了又刷的朋友圈,还是那几条不同人物不同笑脸但无非都是圣诞前夜狂欢的内容。地板上放着装着放学回来路过商场买的平安夜炸鸡套餐,那分量显然不是一个人的,只记得长长的队伍里买的都是那个,我也就鬼使神差的买回来了,吃了几口又被油腻住扔了回去。
 
不知道是油腻的影响还是我真的耐不住了寂寞,我变的烦躁,仿佛要呼吸不上来,“出门”这个想法一直在我脑海出现并越来越强烈。
 

 
我打开地图,查了下离海边最近的地方,披了件衣服拿上相机急匆匆的冲出了房门。
 
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坐在了电车上,心绪恍惚跟着电车摇晃地到了台场。出乎意料几乎无人的车站,我下意识抬头看了下列车表,发现电子屏幕上一片空白,我慌张的打开手机一看时间,发现自己坐上的已是终电。
 
我有些不知所措,宽阔的马路偶尔传来只属于高档跑车的咆哮,刺骨的海风,耸立的海景酒店,高档マンション,无论怎么看也没有一个是适合我落脚的地方。
 
陷入窘境的我也别无选择,既然过来是为了散心拍照的,也就先按照原计划出发。重整旗鼓继续扛起沉重的器材沿着地图上的路线在不同的大桥上拍起了照片......
 
 
东京某处
 
然而一个个问题又接踵而至,12月凌晨的海风如同刀割般撕裂着皮肤,出门时随便披上的外套形同虚设,寒风从四面八方钻进身体。
 
相机也变得如同冰块一样刺痛着手掌,我本可以把它放进背包,但松开它今天晚上也就失去了大部分意义,可拿着它却又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雪上加霜......
 
看了看手机,电量也变成了红色所剩不多,我不得不节约电量摘掉耳机,拿掉的瞬间,自己如同从一个世界里被剥离到另一个世界,四周安静的可怕,只有海水流动和风的声音在我耳旁。
 
在无人的公路上走走停停,从丰州站到海滨公园,再原路折回走到了银座,便利店稍作休息后又沿着海往品川,等到了品川站天已经亮了......
 
 

踉踉跄跄地上了电车,找了个阳光充足无人的角落后就一屁股砸到座位上,直到按了回放键惺松的确认了照片,才松了口大气,听着时不时传来的吸鼻子声和呢喃声靠着栏杆坠入了另个世界......
 

 
* End *